明星团

主页 > 影视资讯 > 吴宇森 翻拍 高仓 追捕 日>正文

吴宇森翻拍高仓健《追捕》 中日韩明星演绎新版《追捕》

来源:网络整理      2017-01-21 14:50      责任编辑:明星团

导读:《太平轮》后时隔多年,70岁的吴宇森终于得偿夙愿翻拍《追捕》,影片质量目前无法判断,只是市场前景依然困难重重。 不久前寰亚影业在京召开发布会,宣布由吴宇森导演、中日韩

《太平轮》后时隔多年,70岁的吴宇森终于得偿夙愿翻拍《追捕》,影片质量目前无法判断,只是市场前景依然困难重重。

不久前寰亚影业在京召开发布会,宣布由吴宇森导演、中日韩明星张涵予、戚薇、福山雅治、河智苑主演的影片《追捕》将于2018年2月16日上映。该片改编于西村寿行的小说《涉过愤怒的河》,也就是由高仓健主演的着名影片《追捕》最新翻拍版。该片最早于1977年2月11日上映在日本首映,国内曾经在1978年引进,当时造成了一时轰动。

因在七八十年代,内地电影放映的周期非常长,这部影片可以说是足足影响了一大批中国人,而明年恰好也是《追捕》在国内上映40周年整。

《追捕》和吴宇森,曾是一代人难以磨灭的记忆,但已被年轻观众抛弃

1972年中日邦交实正常化后,两国民间往来终于回复正常。但当时中国尚未结束文革,内地大银幕依然还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电影,一直到粉碎四人帮后的1978年,才出现了真正意义的进口电影。中日关系升温背景下的《追捕》引进可以说是划时代的。

这部影片除了影迷熟悉的高仓健、原田芳雄、中野良子之外,导演佐藤纯弥也是日本电影的巨匠,老一些的中国观众对他导演的《新干线大爆破》《人证》也非常熟悉。

1982年其与中国导演段吉顺联合指导了合拍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该片也被视为中日邦交正常化十年的献礼影片。1988年其拍摄的影片《敦煌》,成为在日本电影史上第一部“由日本人导演,以外国为舞台,扮演外国人,描写外国人故事”的作品。

对于年轻观众而言,以上几部影片的确陌生。《追捕》第一批观众基本都是共和国建国以后出生的五六零后,大部分七八零后都是电视机上看过这部影片。七八十年代,中国内地大银幕国内男演员都是奶油小生,比如唐国强的《小花》(1978)、《孔雀公主》(1982),或郭凯敏的《庐山恋》(1980)《小街》(1981)。

高仓健《追捕》中杜秋硬汉形象的出现则多多少少改变了中国人对男性审美的价值取向,当时有很多年轻人也开始穿上风衣带上了墨镜,中野良子饰演真由美也成为那个时代很多女性学习的榜样和男生的梦中情人。可以说从那个时候,国内终于可以对男性和女性审美的不同层面有了更多的选择性和包容性,再也不是那种单一的审美标准。

这种改变影响到两个人,一个就是着名演员张丰毅,他在1982年出演《骆驼祥子》时,就已经抛弃了同时代唐国强、郭凯敏的奶油小生的扮相,1987年其影片《京都球侠》则完全是硬汉形象出演。另外一个人就是着名导演张艺谋,当其看过《追捕》之后,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当时的工作,去报考电影学院。

被誉为东方好莱坞的香港电影在八十年代达到了鼎盛,吴宇森绝对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其在八九十年代拍摄的影片《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纵横四海》使其成为香港电影暴力美学代表人物。在九十年代中后期吴宇森前往好莱坞展开他的追梦之旅,在拍摄《断剑》(1996)《变脸》(1997)后其在国际上声名大振,2000年拍摄的影片《碟中谍2》尽管票房收入尚可,但已经开始遭到了舆论界的质疑。

2002年的《风语者》和2003年《记忆裂痕》失利使其不得不离开好莱坞,这两个题材其实都不算吴宇森之前比较擅长的题材,失利其实也是在意料之中的。而且略不幸的是,《风语者》本来应该在2001年上映,结果遭遇到911事件影响,导致影片延后一年,这也是影片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尽管如此,吴宇森仍然是目前唯一一个在好莱坞主流商业片中取得成功的华人导演。

回到国内的吴宇森,2007年在时任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的牵头下,联合国内十多家影视公司开拍了鸿篇巨制《赤壁》,该片分成了上下集分别于2008年7月10日和2009年1月7日上映。

在当时国内的银幕数量仅为4000块,平均票价为25-29元左右,这两部影片取得了3.21亿和2.6亿的票房,两部影片都是当年国产影片票房的前三名。可以说在当时电影市场尚不繁荣的情况下,两部《赤壁》都取得了票房的成功。

不过时间仅仅过去了五年,当吴宇森再舒展情怀拍摄他钟情已久的《太平轮》时,遭遇到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滑铁卢,高额的制片成本使得影片的回报压力陡增。在《赤壁》上映后,2010年初内地因《阿凡达》的火爆导致银幕的泛3D化,2012年底,《泰囧》击败了《一九四二》领跑了贺岁档。

这两个事件极大程度改变了内地的电影市场,也在这短短五年期间,内地观众行进了一次最大规模的更新换代。大批75-85年龄段的观众已经开始逐步减少观看电影,目前电影市场的主力观众已经是90后乃至于95后了,吴宇森和这一批观众彼此之间是很陌生的。

而且《太平轮》在演员的甄选上也是饱受诟病,虽然事后来看,影片的演员包括黄晓明并不是影片票房扑街的主要因素,但在市场和演技的考量与博弈之中,吴宇森的对演员的甄选和调教还是出现了一些问题。

当然在影片拍摄过程中,吴宇森也是身染重疾,这和之前拍摄《赤壁》一样,影片总是出现很多的意外(拍摄《赤壁》遭遇到换角风波,周润发因故退出,然后由张丰毅顶替扮演曹操,中途拍摄还有人因故身亡)而且影片所提及的时代也是目前两岸均羞于提及的特殊历史阶段,不单单是演员导演和观众有距离,影片的特定年代同样和观众有很大的隔阂。

新版的《追捕》到底有什么看点和槽点?

尽管《追捕》在1978年在国内上映,但原着《涉过愤怒的河》并不被内地观众和读者熟悉。1982年群众出版社曾经出版过该书,因该书的情节和电影有比较大的出入,一直鲜有大量的读者阅读过该书。

据悉这次寰亚影业拿到的版权是原着《涉过愤怒的河》的改编权,而非电影《追捕》的改编权,寰亚的总裁林建岳和导演吴宇森均表示,原版的《追捕》对《涉过愤怒的河》中有较大的改动,当然也是为了适应那个特殊的年代,同时这部作品是根据真实事件所改编。同时吉林人民出版社也在1982年出版过该书。只不过年代久远,这两部是否获得过德间书店和西村寿行的授权就不得而知了。

2014年1月新星出版社终于在内地独家获得了正版的《涉过愤怒的河》授权,并改名为大家更熟悉的《追捕》出版了该书,在新星出版社这一套午夜文库·日系佳作中,对于内地读者来说,只有这部《追捕》略为熟悉。

与此同时,寰亚影业也在差不多同一时间获得了《涉过愤怒的河》的翻拍权。其实寰亚影业在香港并不算老牌的电影公司,成立到今年也就20多年,但这次居然是第一次正式和吴宇森合作拍片。这也是因为当寰亚成立后,吴宇森已经远赴美国了,错失了很多的合作机会,回国后《赤壁》和《太平轮》寰亚也没参与进去,这次合作也算圆了吴宇森和林建岳多年合作的梦想了。

在《追捕》最初演员的遴选上,最早网络上曾经风传黄晓明要参与演出,不过最终证明为谣言。其实这也是因为黄晓明在之前曾经参与过吴宇森的《太平轮》,吴宇森也在不同场合表示出对黄晓明的欣赏。最终在2016年3月,寰亚敲定了由中国内地男演员张涵予、日本演员福山雅治、韩国女星河智苑为影片的主演,这也是为了最大程度上来照顾中日韩的多国市场,同时也宣布了李秉宪有望参与到该片。

在角色最初的选择时,吴宇森曾经想找内地观众更熟悉的木村拓哉来饰演追捕张涵予的角色,不过也是因为档期的多方面原因不得不放弃,而且影片最初也是想敲定河智苑为张涵予女友,不过到了影片开拍之后,选择了内地女演员戚薇饰演张涵予的女友真由美。因戚薇之前一直都是以电视剧为主,在大银幕上鲜有让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一度也被大家诟病其各方面无法来与张涵予形成具有说服力的CP组合。

和之前吴宇森从好莱坞回亚洲拍摄影片一样,在《追捕》的拍摄过程中也是波折不断,戚薇也在影片拍摄过程中意外受伤。影片于2016年11月下旬在日本宣布杀青,同时在暑期拍摄的过程中,便宣布有希望在2018年春节档上映。这样一来,在2018年春节档已经有《追捕》、郑保瑞的《西游记:女儿国》包括许诚毅的《捉妖记2》三部影片抢先占领该档期。

虽然目前《捉妖记2》并没有官宣影片的档期,不过依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除了这三部影片之外,乐视影业不出意料的也会推出系列动画片《熊出没》。同时周星驰也有希望推出自己挂名的一部作品,毕竟目前其也有很大的业绩压力。尽管目前2017年的春节档尚未展开,但2018年春节档的格局已经初步形成了。

新版《追捕》最大的看点毫无疑问是吴宇森重新回到其早年间最擅长的动作戏,要知道上一部吴宇森风格的影片已经是2000年的《碟中谍2》了,之后的影片无论是《风语者》和《记忆裂痕》都不算吴宇森印记明显的影片。

回国后拍摄的《赤壁》和《太平轮》也同样与其之前影片的风格大相径庭。可以说吴宇森能重新回到动作戏已经足够吸引其忠实的拥趸了,要知道在《赤壁》和《太平轮》两部影片上映时,很多吴宇森的影迷都不敢相信这两部影片是吴宇森导演的作品,一直到标志性的白鸽出现。

影片另外一个点自然就是中日韩实力影星的加盟,张涵予最近几年主演的《智取威虎山3D》和《湄公河行动》均实现了票房的逆袭,其也凭借这两部影片获得了内地第一硬汉的称号,其实就对比形象来说,张涵予与高仓健那种高大硬朗的外观并不完全贴合,但考虑到影片是要根据原版小说重新改编,这一点总体来说还可以接受。毕竟大多数年轻观众对高仓健已经淡忘,看过原版《追捕》的七八零后又不是现在主流的观众。

同时影片的这两个看点同样会形成影片的槽点,吴宇森花费高昂成本拍摄的《太平轮》,其实完全可以剪辑成为一部影片。但因错误的估计市场,从而拆分成两部影片。第一部票房不佳,导致第二部几乎以裸发状态面对市场。在当时坑苦了据称为其保底的乐视影业,同时差一点拖垮了已经出现危机的小马奔腾。

要知道小马之前曾经参与过《建党伟业》《黄金大劫案》和《匆匆那年》《心花路放》这样的卖座影片,但在《太平轮下》之后,已经没有任何电影作品。

同时内地目前的观众对吴宇森热爱程度远远不及对徐克和周星驰,虽然他们年纪有一定的落差,总体来说都算同一时代的香港电影人。虽然像《赤壁》《太平轮》均也使用了大量的特技,但写实的电影风格对比徐克和周星驰天马行空的电影想象力还是要吃亏的。

另外影片的主演张涵予在之前两部成功影片《智取威虎山》和《湄公河行动》中都有不错的合作对象。比如在《智取威虎山》中其与梁家辉座山雕精彩的对手戏,在《湄公河行动》中与彭于晏的惺惺相惜的兄弟情均看点十足。反观到最新《追捕》,虽然福山雅治是非常优秀的日本演员,但绝大多数内地观众对其不够熟悉,戚薇和张涵予的对手戏也极难让观众期待。

其实想找一个日韩演技好的女演员并不是难事,但要考虑到日韩的市场,同时也要考虑到内地观众的认知度等多方面因素,戚薇也是一个最终无奈的选择。而关键日韩演员对于亚洲市场或有帮助,但对于国内的市场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影片最大的问题仍然在于当下部分国内观众的对日韩元素的特殊态度和政策风险。翻看国内最近几年进口影片的成绩单,韩国电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日本影片除了前两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和去年现象级的《你的名字。》之外,真人电影也是全部落败。

中日韩比较特殊的时代背景和地缘政治因素也在左右着三国年轻观众,尽管三国青年人都在看着彼此的电视剧、看着彼此的明星、消费着彼此的产品,但就电影来说都是各国看各国,真人电影相互之间极少在大银幕上被热追,但这三个国家都在乐此不彼的看着美国电影。韩国电影内地2016年因萨德导弹事件一部都没有登入内地,同时韩星在去年也鲜有被内地媒体宣传。

日本和中国的关系更为微妙,在七十年代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日本在七八十年代进入了一个疯狂的经济增长时期。但当中美两国迅速恢复正常秩序后,日本在高速增长后也陷入了经济低潮,在二战时期日本是武力扩张。七八十年代经济崛起后开始经济扩张。

进入到90年代,日本经济开始步入低谷,日本右翼借机上台,导致了从此之后多年的中日关系紧张。中日关系至少从民众情绪层面一点没有得到缓和,特别目前极端的民粹和小粉红一直充斥着网络空间,而一旦地区局势有变,娱乐文化产业上的政策限制必然首当其冲。

今年春节档激烈的竞争大家也是看到了,寰亚在之前还没有涉足过春节档。《西游:女儿国》的星皓和《捉妖记2》的安乐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可以轻松占领市场,寰亚想单单只凭借影片自身质量来争夺市场是很困难的。因为竞争激烈,想找到一个合适的保底发行平台合作同样也不容易,毕竟有《太平轮》巨坑在前。

春节档对于喜剧具有更好的包容性,但目前《追捕》显然不算传统的喜剧类型。在年轻一代观众早已不知道《追捕》为何物的今天,老一辈人的记忆能否被重新唤起,又有多少人会因此走入电影院? 再加之日韩演员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号召力,以及民粹思潮盛行,显然影片将面临不小的市场压力。

大家爱看